某一总是改名。

朝俞🔒大队某不知名成员。

话题废。

汇报完毕。

嘤嘤,快200fo了,我感觉自己一直都是咕来咕去都没干什么。想问一下下大家想看森莫,只要我看过的话一般都阔以。
我残次品还没看完,如果点过门车的话要随缘开,可能欧欧西。
朝俞车,我写过辽就不写了(打死)。
最好是不写车可以提供梗,写车也无妨。
我到底在说什么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的……

一个普通小甜饼

内含秋裤梗,雷慎✅


   骆闻舟家的暖气坏了。下班以后进门,看见门口那只瑟瑟发抖的猫团,骆闻舟伸手,拿了玄关的遥控,调节室温,给了猫大爷一盒罐头,算是赔偿这大冷天挨冻受的委屈。


   费渡跟着进门,他一身风衣,在外面“潇洒走一回”,回了家发现还是冷,不仅皱了皱眉。裹紧了骆闻舟给他的围脖。


   晚秋的燕城显现出的寒冷直透衣里,骆闻舟回头怪罪地看了他一眼,严令他洗完澡以后穿上秋衣秋裤,否则一定武力强迫。


   费渡不置可否,趁着骆闻舟进厨房,拿了睡衣溜进卫生间。


   锁门的响声让骆闻舟的耳朵灵敏地一动。他抽纸擦了擦手,跟打游击战似的警惕地走进房间,看见秋衣秋裤还在原处放着,登时炸了锅。


   他自然不会特地为了这事儿骂费渡,这人先是淡淡然做好了一盘菜,接着蒸上米饭。静候着卫生间里的水声歇下,随即在费渡将门打开,沾了一身水汽出来以后,直接把秋衣给他套上。


   费渡:“……”


   骆闻舟一挑眉,得意地笑了一下:“小兔崽子跟你哥斗,叫你穿衣服都不乐意,这又不是外头。”


   费渡无奈地一撇眉,规规矩矩让骆闻舟给他穿上了衣服,说:“师兄,你可没说过你喜欢臃肿的我。”


   骆闻舟将睡衣的领子翻出来,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在照顾儿童:“可我也没说我不爱你啊。”


   费渡不说话,他又顺杆子往上爬:“你在我面前讲什么风度,你最没风度的样子我都见过了。修冷气的一会儿才来,你穿着去办公不得暖和点儿?小兔崽子,当初我‘身轻如燕’的时候也没见你爱我。”


   费渡微微一笑:“那我现在爱你还来得及吗?”


   “怎么来不及,你哥的帅气是不会迟到的。”骆闻舟说着,听见了电饭煲发出的滴滴声。


我想写,过门,车。

等我先,看完,残次品,再说(啊????????????)。


朝俞百篇小甜饼13:我亲你一下还需要理由吗?

   谢俞好不容易空出了时间躲过辅导员的追讨,贺朝竟然还是满课。这让两个计划着有时间一块儿去看电影的人陷入了一种极为尴尬的境地。

   贺朝挠挠鼻尖,说要不他旷了。

   谢俞伸手把他的脑袋摁了一下,又轻轻揉了揉:“你还当这高中呢。”

   于是两个人只好在金融系的课堂约会了。

   教授在讲台前滔滔不绝,谢俞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困倦,也许是因为前面几天,每天腻在实验室里面太过疲劳的缘故。

   他撑着脸侧头看着贺朝。

   阳光给他镶了条金边,贺朝的侧脸被映衬得十分柔和,他彼时正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课件,估计还空出了耳朵听教授的话。

   谢俞就这么盯着他,心血来潮,在课桌下牵起了他的手。

   贺朝想都没想,回握。

   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小动作几乎是看不见的。

   贺朝侧头,对谢俞小声问:“困了?”

   谢俞点点头,将贺朝的手送到唇边。

   ——在他的食指指骨处印下一个吻。

   贺朝喉结滚动了一下,心想小朋友忽然此举大约也不会是没事:“怎么了?”

   谢俞听他这个问句,一挑眉:“怎么,我亲你一下,需要理由?”

   贺朝无奈地笑了笑,用小指勾了勾他的手心:“不用。永远不用。”

   谢俞沉默了半晌,正当贺朝要转脸听课时,他轻轻地开口:“哥,看见你——”

   贺朝转脸:“嗯?”

   谢俞笑了笑,慢慢地和他十指相扣。

   “很喜欢。”

————

在通宵的边缘疯狂试探。
每次看lofter排版都是一次对心脏的考验。
明天还要上课15551,溜了晚安!

朝俞百篇小甜饼12:猜猜这是什么东西。

链接看评论。

好久没更了,也不算开车。

随便写写,有时间写全一点🌸。


最近在挖掘画画技能。是那种前一秒说自己不会画男孩子,下一秒就画出来的那种哈哈哈哈哈,虽然画的还是不怎么好看。

真的好想把朝俞小甜饼变成绘图专场啊……


有华武脑洞。

朝俞的话,现在还不知道如何措辞写好已经成型的脑洞,先鸽一下下。

最近天气超级不好,记得加衣。


朝俞百篇小甜饼11:爱一个人的时候。

   谢俞带着一身冷汗醒来,轻轻喘息。脑中噩梦的影子历历在目,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昨天在医院里坐电梯时和一位要运进太平间的死者同行,并且瞟到了他手上溃烂的地方。刚刚在梦里,他梦见自己去揭开了那白布,显出了贺朝的面容——这对唯物主义者十分不友好。

   他到底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谢俞想着,觉得喉咙干疼,下床去找热水喝。丝毫没有发觉一旁的贺朝已经不在床上了。

   他走出房门,借着从走廊尽头的窗户射下的一地月光摸到了厨房,小心翼翼地打开灯,倒了杯水。

   这时身后忽然出现了一声:“谢俞?”把他吓了个激灵。

   谢俞不知道贺朝是什么时候跟着他过来的,但是他注意到了这人眼中的红血丝,现在差不多凌晨了,看来这家伙是根本没睡。

  

   “哥,你怎么不睡?”谢俞喝了口水润喉,才开口,不让贺朝发现自己的异样。

   “我……”贺朝欲言又止,“刚刚坐在沙发上看着你过来的。最近有些程序要改。”

   “别熬太晚。”谢俞说完,正准备往回走,却被贺朝拉住了。

   他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贺朝盯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最近,很忙。”

   “嗯。”谢俞垂眼。

   贺朝得到回复以后,不好再说下去,于是放开他的手想让他多去休息一下,谢俞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身对他陈述了刚刚的梦:“哥,我梦见……你比我先……”

   “做噩梦了?”贺朝伸手去探了一下他的体温,发现没什么异样,收回手,“那应该是太累了。”

  

   谢俞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贺朝却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认认真真地叫了他一声:“谢俞。”

   “我在。”谢俞回道。

 

   贺朝这个人平时嘻嘻哈哈,爱说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可是遇到一些关于未来与谢俞的事情,他冷静正经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谢俞对人对事。谢俞了解这一点,所以他们心有灵犀地同对方对视,像是一种鼓励。

   “我妈跟我讲那种故事的时候,你知道她后来说什么吗?”贺朝说,“她后来说,人不能害怕谈死/亡,因为这是未来会经历的,总要经历的,积极面对它才能发现其实它本身也是一种快乐。”

   “痛苦的人,死/亡意味着解脱,即使有些遗憾,也比生不如死强;开心的人,一辈子什么都很积极,所以觉得圆满,面对它时还是很快乐。但大多数人们并不渴望死/亡。”

   谢俞听着,回想起院长对他说的,不能给病人太多压力这种话。

   “因为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弥足珍贵的。很多人,很多事,他们还没有经历,还没有体验,在遗憾来临前,他们都不会去想死/亡的概念。”贺朝对他说时,水龙头上的一滴水落入池中,却在谢俞心上泛起了涟漪。

   “哥,”谢俞手紧紧握着水杯,手心有些发热,“我做梦的时候,我想,我也许可以一辈子都沉溺在这些阴影里,但是你一定要特别幸福。”

  “但是我觉得,我跟你在一块儿,就挺幸福的。”贺朝揉了揉他的头发。

   谢俞笑了笑,低下头。

   贺朝摸摸鼻头:“明天,请个假休息一下?”

   “好。”


 

第二季TV场景衍生。

神不太理解人的感情。


“心动”会将人变成忠实的猎犬,永远追寻一个方向,甚至可以为其作出许多疯狂的事。

世人将爱情形容得美满如璧,完全无可挑剔,但无法解释的难题在于,忠犬依旧是狗,是只能依附于人,被人所驯服的生物。

这不是一个神所渴望的东西。


欲望与野心才是强者真正该追寻的,这使人不会变成蝼蚁而任凭践踏。

受到过创伤的人使神甚至不屑于与其发生什么冲突,这会显得野蛮且趁人之危,并不是强者该有的风范与气度,小人之见成不了大事,肆虐才是快感的本钱。


神不懂得什么叫“爱”。


嘉德罗斯从被创造的那一刻开始,望向周边与培养槽中所见放大无数倍的场景,大脑中除了驱动身体的意识,完全没有任何形式上的感情。

甚至是对于创造了自己的,名义上的“父亲”,他也完全没有感觉到心绪的一点起伏。只能堪堪用记忆记住这个人的脸与姓名。

也许这就是“近神”,从骨子里流露出的傲慢,会从一双代表世间日月星辰的眼睛中全数表达。


“父亲”对他很满意。招手让随从将他送往凹凸大赛的场地。


这场杀戮之战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

嘉德罗斯自获得大罗神通棍的那一刻开始,有了专属于自己的感情——兴奋。

这来源于无数消亡于他棍下的参赛者与他们喷薄而出的鲜血。这种肆意滥杀的感觉让他在心中产生了第一种,可以称之为“人”的情绪。


那些参赛者在他眼里无非就是废物。

王的傲慢就是从宝座上俯瞰众生苟延残喘地活。

但格瑞不一样。


从了解到这个人的实力那一刻起,嘉德罗斯就在心里自动将他的位置抬高,他有生之时以来最短时间生出的最多的情绪全部都是因为这个人。

因为他是个对手

但可惜,不是真正的强者。


强者,是不会有什么牵挂的。


他关心身边的一切,即使脸上不动声色,但嘉德罗斯根据自己的数据分析还是了解到了这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似乎只能靠数据来洞悉这个人,以至于在打斗中只要对方显露出一点敌意,他的预警立刻可以让他高度兴奋,达到人无法想象的沸腾。

也许是血液……也许……


他一次又一次在格瑞脱逃以后游走寻找,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总是要在意这样一个人 可能只是因为这个人是对手,有与之一战的实力罢了。

可嘉德罗斯头一次感觉到冰冷的数据似乎并不是完全可以解析出他的内心,即使他已经尽量地想去辩解是自身热量排放不太达标,可是心绪不平告诉他,他又有“人”的情绪了。


迷宫星错综复杂,与格瑞交战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地放松与满足。在刀棍相击的瞬间,他对上那双紫罗兰色的眼,还感受得到热血沸腾。全身上下都如同自燃。

果真,还是对决与杀戮是他兴奋的调剂。


然而,造物弄人。丹尼尔的鬼话果真凑效,观战团的一群废物指手画脚着将这场打斗拉得更为绵长,嘉德罗斯在石块下压的时候,甚至想直接冲上去把观战团的废物全部给揍一顿。

王的怒火带着肆虐天地的戾气。

连石块也震颤不已不堪重负地脱落,嘉德罗斯察觉到了,大罗神通棍却空不开来。他回身抬头,漠然地等待它掉落到自己面前,赤手空拳碾碎它。可想象中的压迫并没有到来。


一片碎石之间,格瑞在他后方的空中,居高临下地看他。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漠。

仿佛时间凝滞,所有事物的变化以非正常速度进行,像是一瞬又像是一世纪。

嘉德罗斯感觉似乎有什么情绪迸发,变得强烈了起来。他心头滚烫,看着那位提前出手清道的对手,眼中炽热的金黄明亮如朝阳。

他啧声:“多管闲事。”


恕不知,是神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