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一下辈子再更∑

喜欢甜姐姐,我就这么叫她。
追星,边伯贤,朱一龙。
产粮选手,喜欢什么产什么。
信仰不敢动。
主产朝俞,华武,还有一些乱七八糟拉郎配。
讨厌ky杠精。完毕。

朝俞百篇小甜饼1:朝哥今天开心的都要飞起来辽

     贺朝生日快到了。

     班上几个人热火朝天的讨论“惊喜”,结果不想这个当事人记忆超群,比那几个天天围一圈时刻紧绷神经的还要“心如明镜”。一句“你们有什么惊喜给我啊”的疑问,将还没真正开始实行的“惊喜”扼杀在了“脑胎”里。

     谢俞没参与那些人结局一定沮丧的讨论,撑着脸直接传纸条问贺朝想要什么礼物。

     此时正是下课,班上人各有各的周公。贺朝神神秘秘地向周围一扫,见大家都齐刷刷地倒在桌上挺尸,像地下党组织接头一般用虚音回了声:“我想……小朋友你涂黑色指甲油给我看……”说完还自认帅气地挑了挑眉,准备眼神以示诚恳。

     谢俞阖上眼,倒吸一口冷气。心想哪天贺朝被人打死一定是活该——即使对其施暴的只能是他一个。

     于是“施暴者”双手指关节捏的咯噔响,而“受害人”的预警已经提前预备,起身拔腿要跑,被人拽着后领摔到墙角,实行一系列非人的——挠痒痒待遇。

     班上的人心觉这场日常性“校园暴力”与自家周公相比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于是蒙了耳朵转头继续睡。

     贺朝蹬着脚眯眼忍着笑,不打扰他人,随着一阵椅凳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噪音,他一把抓住了谢俞的作恶多端的手。看着半跪在自己两腿之间的谢俞,心觉有点好笑,随口调侃了一句:“小朋友,你这叫校园暴力啊。”

     谢俞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盯着他看了几秒,眼睫一垂,似乎是想出来了主意。贺朝看他眼神一变,向他愈发靠近过来,速度极快地,在他唇上留下一片温润。

     这天是个大晴天,天边的太阳透过玻璃窗在最后一排的桌上留下一撇光影,在一个呼吸声与心跳声起伏的教室角落,在周围都是同学与熟人的情况下,谢俞给了他一个小心翼翼的吻,明目张胆地对他人宣示两人的关系。

     谢俞说:“是‘家庭暴力’。”


     贺朝懵了好久,以至于谢俞起身,回位,打开游戏一系列动作做完后,他才被上课铃唤回神,连滚带爬地坐回位置。

     小朋友刚刚亲我了???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贺朝的手摸索进口袋,拿出手机,愣愣地打开聊天框,给谢俞发了几条消息:

     -小朋友,厉害啊。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吗?
     -真刺激……
     -老谢,你怎么这么会玩??

     ……

     谢俞看着“失败”的字样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长呼出一口气,盯着还在不断弹出遮蔽视野的聊天框。

     -要不生日就咱俩过吧?
     -晚上去我那儿呗。
     -咱们再玩一次“家庭暴力”吧。

     谢俞看完最后一个标点符号,心念一声“罪过”,皮笑肉不笑地转过脸,结结实实给了贺朝一拳。

我叫邵昀一。
是个打字的,
把新华字典上的字重新排列组合的那种。

底线甜姐姐。
喜欢杂七杂八的。
非常抵触kync尬吹和玩梗过度者。

重度讨厌拉踩我甜的。
码喜欢的。